首页-> 社会-> 省长受省委书记委托,进京办什么大事?

省长受省委书记委托,进京办什么大事?

2018-06-06 16:31     社会    

撰文 | 周宇

6月4日,湖北省长王晓东北上,在北京一连拜会了国家发改委、国家统计局、交通部、中铁总公司三个部委一个企业。

王晓东此行是受省委书记蒋超良委托。

在公开报道中,受省委书记委托并不鲜见,受托人有省长、副省长、省委副书记或其他职务官员。受托赴京也并非头一次。

对王晓东而言,因工作问题赴京拜会国家部委也不是第一次。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2015年,当时担任湖北省常务副省长的他,曾连续两年两次赴京拜会相关部委。不过,出任湖北省长以来,这是他首次受省委书记所托赴京拜会。

省长亲自带队谈得是什么大事?

进京拜会的事由

本次王晓东来北京拜会这四个单位的背景,就是今年4月习近平到湖北的视察,这次视察对长江经济带和湖北的发展都有重要意义。

关于这次拜会,官方是这么说的:

恳请国家部委更加关注和支持湖北发展,在关键领域自主创新、交通基础设施、水利枢纽工程、统计改革创新、能源项目发展等给予更多的支持,帮助湖北补齐发展短板,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确保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在湖北不折不扣落地落实。

毫无疑问,王晓东本次进京是“趁热打铁”,希望与4家单位通过重大战略、重大工程和重大项目的沟通对接,尽快将习近平的讲话精神在湖北落实到位。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简单梳理后发现,地方大员北上,既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

共同的是,大家都是带着诉求来;不同的是,大家采取的方式、来拜会的时机都有不同的讲究。

类似王晓东本次进京拜会“趁热打铁型”的还有2016年8月的一次,同样也是湖北。彼时,湖北刚刚取得堪称“98+”的抗洪抢险阶段性胜利,由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带队赴京,与国家发改委、水利部、国土部、民政部和农业部的相关领导就灾后重建工作汇报商谈。

和专门到北京拜会不同,有一些地方大员是借到北京出差的机会“借机”拜会,比如海南省长沈晓明去年8月借到北京出差的机会,在京拜访了6个部委和2家企业。

还有一些处于特殊时期的地方,也会有“一把手”进京。黑龙江原省长陆昊,在东三省经济增长乏力之时,就曾多次进京,请求部委支持。

2014年9月,陆昊拜会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吴新雄,希望帮助黑龙江理顺电力价格,建设直流特高压输电工程等,最终为了对抗经济下行压力;2015年2月,陆昊赴京拜会时任国家发改委徐绍史,希望发改委在黑龙江本地财政大幅收减的情况下,对煤城采煤沉陷区棚户区改造给予支持。

港澳一把手也讲究“拜会”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港澳地区和内地经济社会交往的日益密切,“跑部”不再是内地地方大员的“专利”,港澳地区负责人也会就具体事宜专程或顺便来京,与相关部委沟通。

2015年3月3日,到北京列席全国人大会议的香港特区原行政长官梁振英拜会了证监会、工商银行和国家发改委等机构的主要领导,希望在金融方面能与内地加强合作。

△2015年3月3日,梁振英与原证监会主席肖钢

和内地的省区市一样,涉及到具体课题,他们也需要毛遂自荐,才可能争取中央的支持。比如在这次与时任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的会面中,香港方面就“十三五”规划提交了9个议题。

梁振英在会上提到,香港有条件成为国家极有优势的国际航运服务中心,提供航运相关的法律服务,并提出利用香港的平台、经验和人脉,联同或协助内地资金“走出去”。

2016年11月,澳门特区行政长官崔世安率团专门到北京,就澳门特区管理海域的规划、利用和管理工作向有关部委听取意见。与发改委、交通部、水利部、海关总署和国家海洋局的负责人交流。

这个事情的背景是2015年底,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区域图(草案)》,划定了澳门特区管理海域的范围。

为何“跑部”不再热?

进京拜会,也叫“跑部”。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告诉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所谓“跑部”,其实是国家治理的一种方式,地方方方面面工作,包括基础建设、环保、规划等等都离不开和部委的联系。

“所以地方和中央的联系是必然的,不联系才不正常。”竹立家称,中央部委对地方的建设既要有全面指导,还要有专项指导。

地方“跑部”有其客观需求,适时适当的就具体事宜与相关部委交流、对接,对推动事情的落实是有积极意义的。在他看来,以前的“跑部”之所以为人诟病,是因为地方和中央之间不是正常的联系,很多都是地方跑到部委要特殊政策,要开后门儿、要钱,现在回归正常了而已。

有观点认为,十八大后,反腐和作风建设效果明显。一方面,之前“跑部钱进”盛行的请客送礼,现在基本消失匿迹了,另一方面,决策者要对经手的决定负责,倒逼决策者谨慎使用权力。

同时,随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该取消的取消,该下放的下放,既减少了寻租空间,也提高了办事效率。

此外,各部门决策的过程更加透明,规范化、科学化的程度大大提高,大大减弱了“跑部”的作用。

对于以上观点,竹立家表示认同。他说,人们诟病的不是“跑部”本身,而是其背后掩盖的贪腐问题。现在中央和地方的联系回归工作本身,自然也不会引起社会的反感了。

资料 | 新华社 湖北日报 海南日报 青海日报 黑龙江日报 解放日报

校对 | 李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