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他十年没拍片,差点让人忘了他曾是个好导演

他十年没拍片,差点让人忘了他曾是个好导演

2018-10-24 20:10     社会    

点 击 关 注 电 影 派

从 此 过 上 没 羞 没 臊 的 观 影 生 活

电影派

Vol.1447

有部电影,还未开拍,

仅放出几张图片,电影圈立马炸了锅。

这部电影就是——

《树王》

影迷都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作为阿城三部曲之一,和早早被搬上大银幕的《棋王》、《孩子王》不同;

《树王》可谓姗姗来迟。

都说,原著是电影改编的根基。

如果谈中国文学,阿城绝对绕不过去。

生于1949年的阿城,冥冥中与新中国文学紧紧绑在一起。

没有长篇代表作,仅靠三部中篇,便足以让不少人望尘莫及。

作家阿城

因此,对《树王》,派爷也十分期待。

最惊喜的,是海报右上角一行小字。

田壮壮电影作品

这片子值得期待,因为导演是田壮壮,

那个一脸褶子,满头白发,络腮胡子,看上去有点随性又邋遢的田壮壮

很多人谈起田壮壮,嘴上一定挂着演员两个字。

没办法,谁让他演的太好。

《相爱相亲》中的尹孝平,《后来的我们》中的林父。

即使只是一个配角,也能让观众心里面感觉到踏实。

《后来的我们》中,饰演林见清父亲的他,不急不缓地读信,言简意赅。

只是家常唠叨,却赚得观众一把泪。

据说当时电影院里分明能听到窸窸窣窣拆纸巾包的声音。

听着听着,观众的眼泪就下来了。

在《相爱相亲》中,你感觉不到他在演戏,他就是尹孝平,

和你生活中遇到的普通人别无二致。

尤其结尾,他开着车,唱着《花房姑娘》,一脚油门踩下去,远去。

嘿,绝了。

角色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为演员,田壮壮成功了。

但却少有人记得,

他曾经是中国最好的导演之一。

导演田壮壮

田壮壮和电影结缘是注定的事情。

他起点颇高,出生于电影世家的田壮壮是个名副其实的“星二代”。

父亲田方,北京电影演员剧团第一任团长,既是演员,又是文艺干线的领导;

母亲于蓝是著名演员,代表角色有《烈火中永生》中的江姐。

田壮壮(前)与父母、哥哥的全家福

1978年,北京电影学院恢复招生,26岁的田壮壮进入导演系。

就这样,田壮壮走上了电影道路,并成为第五代导演的领军人物之一。

后来,北京电影学院招生考试的这天,被《电影手册》评为——

20世纪电影史上100个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

毕业离校前,田壮壮已经执导了《我们的角落》、《小院》、《九月》等作品,是78级的独一份儿。

至今,作为北影的一个传奇人物,这一记录依然无人打破。

作为一个导演,田壮壮的电影有两个关键词:

一个是看不懂,一个是有个性

毕业两年,田壮壮便拍出了反映蒙古族牧民生活的《猎场札撒》。

看完后有人问他,你拍这电影给谁看,谁又能看得懂?

田壮壮答:

我的电影是拍给下个世纪的观众看的。

倒是导演伊文思给了田壮壮一些安慰。

这位享誉世界的纪录片大师看完《猎场札撒》后大为赞赏:

我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地方,

这里的天、太阳、人、草原都是真实的,

我第一次看到让我觉得这么真切的人。

说有个性,是因为他的电影十分超前。

1988年,拍摄《摇滚青年》,一群人在故宫前面恣意跳舞。

放在现在看,依然很前卫。

十年

这一年,陈凯歌在拍《霸王别姬》,田壮壮也没闲着,忙着拍摄《蓝风筝》。

隔年,张艺谋交出了《活着》。

主题上,三大导演不谋而合。

没有《活着》激烈,比《霸王别姬》少了点艺术性,《蓝风筝》的叙事平淡如水娓娓到来:

在这些被埋没的历史中,多少人因此无奈离开,多少人的青春被因此埋葬。

片子拍完,每个人的命运也各不相同。

《霸王别姬》戛纳夺得金棕榈,一时风光无两。

第二年,《活着》便也收获了戛纳评审团大奖,同时将葛优送上戛纳影帝宝座。

《蓝风筝》获东京电影节最佳影片和最佳女演员两项大奖

可随之而来的却是,

导演田壮壮,被禁拍十年。

对此,有人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派爷深表认同:

要是没有《蓝风筝》,不知道田壮壮会取得多高的成就;

但因为有《蓝风筝》,田壮壮就足以在中国电影史中有一席之地。

老师田壮壮

一个才华初露的导演,就这么被禁了。

这事要放在其他人身上,可能早颓了。

可田壮壮不一样,他有自己的解决办法,不能拍电影了,那就找其他的事情做,曲线救国,未尝不可。

这期间他扶植新导演,相继监制了章明的《巫山云雨》、路学长的《长大成人》等电影。

此外,他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电影教育事业,去北京电影学院当老师,培养更多的导演新人。

就算当了老师,田壮壮也并没有混日子,而是真的在培养人才。

赵薇在他的指导下,拍出了《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拍出《绣春刀》的路阳和拍出《我不是药神》的文牧野,同样也是他的学生。

回归

2002年,田壮壮50岁。

田壮壮再执导筒,以导演的身份回来了。

这年,在朋友的张罗下,他重拍《小城之春》。时隔10年,他再次站在摄影机后面。

2006年,田壮壮还拍摄了《吴清源》。

两年后的上海电影节,田壮壮凭借该片获得最佳导演奖,组委会的颁奖词是:

田壮壮不仅是一位导演,

更是一位作家和思想家,

他的影片做好了承担寂寞的准备,

在平凡的人生中体现伟大的情怀。

2009年,《狼灾记》口碑和票房的双失利对田壮壮又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之后,他又消失了很长时间,直到张艾嘉把他找回来。

《相爱相亲》里最重的一场戏,张艾嘉身体不是很好,就让田壮壮帮忙导。

拍摄结束,张艾嘉转头看监视器的方向,田壮壮弯着身子窝在那儿聚精会神,那个画面让张艾嘉感动:

他是那么爱电影,他还是爱电影的。

对此,姜文也曾问过他类似的问题。

田壮壮说,每次到片场都锥心地疼。

这10年里就怕去片场看拍戏,滋味确实很难受。

你不在现场倒没关系,就好像不是在一帮烟民里面,倒不是感到特别想抽烟。

后来《相爱相亲》到北京电影学院路演,张艾嘉对台下说,我们让壮壮导演出来多拍一些电影好不好?

这时候田壮壮害羞地低下头,说了句:

嗯,我争取。

不在江湖的这些年,

江湖上到处流传着田壮壮的传说。

从《狼灾记》到现在,又一个十年过去。这次,田壮壮终于再度出山。

拍《树王》。

大导演十年后重出江湖,期待的声音自然不少。

对此,田壮壮说:

我又回江湖了,是吧?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特别神圣的事。

参考资料:

《人物》,《 田壮壮:幽人独往来》

《盐族》,《田壮壮 | 第五代导演的沉浮》

《市界》,《田壮壮:人能对抗什么呢?其实我并不寂寞》

一个zan=【今天点的人,明天都更美

千万别随便在文章下面留言

往期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