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国会听证会尘埃落定 扎克伯格尚欠议员这些问题的答复

国会听证会尘埃落定 扎克伯格尚欠议员这些问题的答复

2018-04-14 23:07     科技    

  腾讯科技讯,4 月 14 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对于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及其创办的社交网络 Facebook 来说,刚刚过去的一周堪称经历了水与火的考验。美国参议院司法与商务委员会、众议院能源与商务委员会的国会议员们,拷问了 Facebook33 岁首席执行官很多问题,包括最近的剑桥分析公司滥用数据丑闻,该公司在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扮演的角色,及其对政府监管用户隐私的立场。

  虽然扎克伯格的证词被广泛认为是对他 2004 年创立的公司的成功辩护,特别是 Facebook 股价在其出席听证会第一天就上涨了 4.5%,但扎克伯格仍有很多问题没有给出答案。

  参议院听证会上没有现场给出答案的问题:

  扎克伯格向共和党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承诺,他会用“所有禁用应用的例子”来回复他,因为 Facebook 已经审计并禁用了“数以万计的应用程序”。他说:“如果我们发现它们做了任何不正当的事情,我们会禁止它们使用 Facebook,我们会告诉所有受影响的人。”扎克伯格还告诉格拉斯利,对于 Facebook 需要审查多少次应用、以“确保删除不当传输的数据”,他并没有“确切的数字”,但他补充说,他会让团队跟进,并给出答案。

  扎克伯格对民主党参议员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说,他的团队将向她汇报“成千上万的虚假账户”,以及它们是否可以“具体地”归类于俄罗斯情报。

  扎克伯格告诉参议员玛利亚·坎特维尔(Maria Cantwell),他会为她提供是否有 Facebook 员工与剑桥分析公司合作的信息。

  扎克伯格告诉参议员罗杰·威克(Roger Wicker),他会为他提供“Facebook 是否在用户离开 Facebook 后继续跟踪用户活动”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还承诺,将围绕如何向用户公开这类跟踪进行探讨。

  扎克伯格告诉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他将让团队和他讨论部分拟议的规定。他说:“我们可以就不同的类别进行讨论,我认为这种讨论需要进行。”

  参议员艾米·克罗布查(Amy Klobuchar)问道,受剑桥分析公司影响的 8700 万用户是否集中在某些州。扎克伯格说,他的团队将与其办公室就进一步的细节展开讨论。克罗布查还问扎克伯格是否会支持要求 Facebook 在 72 小时内通知用户遭到黑客攻击的规定,扎克伯格回答说:“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我认为应该让我们的团队跟你一起讨论更多细节。”

  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罗伊·布朗特(Roy Blunt)询问 Facebook 是否追踪离线数据,踪这的数据不一定与 Facebook 有联系,而是链接到 Facebook 的某个设备。扎克伯格说,他不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想把问题解决好,并希望他的团队随后跟进。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问扎克伯格:他是否知道从 Planned Parenthood 中获得的任何广告或页面?是否知道从 moveon.org 上删除的任何广告或页面?是否知道任何竞选公职的民主党候选人的广告或页面被删除了?是否有 1.5 万到 2 万人参与了内容审查,他们是否曾在经济上支持过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对于这些问题,扎克伯格的回答都是:“我并没有特别意识到这些……”

  参议员谢尔登·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问道:研究员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是否还有 Facebook 账户。扎克伯格称:“参议员,我认为答案是‘不’,但我以后可以跟你联系。”

  参议员爱德华·马基(Edward Markey)问扎克伯格是否会支持一项保护儿童隐私权的法案,他回答道:“参议员,我期待着让我的团队跟进,以充实更多细节。”

  参议员广野庆子(Mazie Hirono)问,Facebook 是否计划与特朗普总统的极端审查计划合作,以针对驱逐出境或其他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人员?扎克伯格说:“参议员,我不知道我们在这方面有过具体的对话。”他来说 Facebook 不会主动这么做。广野庆子问扎克伯格,ICE 能不能照他们说的做?扎克伯格回答:“参议员,我对他们所做的事情不太熟悉,无法提供这方面的意见。”

  参议员迪恩·海勒(Dean Heller)问,在 8700 万受影响的人中,有多少内华达州居民收到了有关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通知。扎克伯格:“参议员,我现在还没有各州的数据,但是我可以让我的团队继续跟进,并给你提供更多的信息。”海勒询问,Facebook 在删除用户的个人资料后,能继续保持多久用户数据。扎克伯格回答说:“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知道我们尽快删除它是合理的。我们有很多复杂的系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所有这些过程。但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采取行动,我可以跟进此事。”

  参议员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问扎克伯格,Facebook 是否正在制定一套指导其人工智能(AI)系统发展的原则。扎克伯格称:“是的,参议员,我可以确保我们的团队继续跟进,并为你提供相关信息。”

  加州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问扎克伯格,Facebook 的领导层是否进行过对话,以不告知受剑桥分析公司影响的 Facebook 用户真相。扎克伯格说:“我不确定是否有这样的对话。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公司的思考过程,也就是 2015 年,当我们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我们禁止开发人员继续滥用数据,并要求他们删除所有数据。”哈里斯问扎克伯格,在决定不告知用户剑桥分析公司事件时,他是否知情。扎克伯格称自己不知道。

  参议员塔米·鲍德温(Tammy Baldwin)要求扎克伯格确认还有哪些公司也收到了科根相同用户数据。扎克伯格说:“有个叫 Eunoia 公司,也许还有其他几个,我可以跟让团队继续跟进……”鲍德温要求 Facebook 提供更多关于其如何确定,非美国实体使用类似于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中俄罗斯购买的目标广告。扎克伯格回答道:“我们会继续跟进。”

  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问扎克伯格,他是否知道 Facebook 每月 21.3 亿用户中有多少人真正阅读了该公司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以及权利和责任声明。扎克伯格承认他不知道。

  参议员考利·加德纳(Cory Gardner ) 询问被删除的用户数据可以保留多久。扎克伯格说:“参议员,我不知道,但我们会尽快将所有内容从系统中删除。”加德纳接着问,用户数据是否可以“备份”,扎克伯格:“参议员,我想这是可能的。我并不是十分了解将数据中从备份中删除的系统状态,所以我可以在事后跟进。”加德纳又问了另一个问题:“删除备份数据有过失败吗?”扎克伯格回答说:“我不知道,但如果我们告诉人们将要删除他们的数据,那么我们就需要这么做。”

  众议院听证会上没有现场给出答案的问题:

  俄勒冈州共和党众议员格雷格·沃尔登(Greg Walden)询问有关虚假页面的问题,但时间未够用。

  众议员弗兰克·帕隆(Frank Pallone)询问 Facebook 是否会承诺改变所有用户默认设置,以尽量减少用户数据的收集和使用。扎克伯格说,这个问题很复杂,仅仅给出肯定回答还不够。帕隆表示他会跟进这个问题。

  众议员弗雷德·厄普顿(R-Mich)询问了一位与竞选州参议员的前议员有关的问题,这位候选者发布了“相当积极的声明”,但因为他没有遵循 Facebook 的广告政策而被拒绝。厄普顿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当时声明中不存在任何威胁。扎克伯格说:“国会议员,我也不确定。我不太熟悉这个具体案例,很有可能是我们犯了一个错误,之后我们会继续跟进。”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安娜·埃斯豪(Anna Eshoo)问扎克伯格是否愿意改变 Facebook 的商业模式,以保护个人隐私。扎克伯格说,他不确定这意味着什么,而埃斯豪表示她会继续跟进。

  德克萨斯州民主党众议员吉尼·格林(Gene Green)问及,当欧洲的通用数据保护监管(GDPR)法案生效时,美国的 Facebook 用户是否将得到同样的权利。按照新规定,用户将有权拒绝自己的个人数据被用于营销目的,包括自定义细分受众广告。扎克伯格回答说,他不确定他们将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并将继续跟进。

  众议员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 )询问了 Facebook 的数据挖掘,以及它是如何用于安全目的的。他的问题是,为了安全目的而采集的数据也被用来作为商业模式的一部分出售吗?扎克伯格回答说,Facebook 收集“不同的数据”,并会继续跟进此事。斯卡利斯还询问了那些错误审查 Diamond 和 Silk 的人将如何被追究责任。扎克伯格说,在他不在的时候,情况已经发生了,所以他会继续跟进。

  众议员简·夏科夫斯基(Jan Schakowsky)问道,除了 Eunoia Technologies 公司,科根的数据还出售给了多少公司,请公布这些公司的名字以及规模。扎克伯格表示,在完成审计工作后,他将继续跟进这些信息。夏科夫斯基还询问了 Facebook 是如何试图让这些公司删除用户数据及其衍生品的,以及它们是否真被删除。扎克伯格回答说,他需要在确认之前进行调查和审核。

  众议员凯西·麦克莫瑞斯·罗杰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询问 Facebook 正在做些什么,以确保用户受到内容审查员的公正和客观对待。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曾指出,有些服务供应商经常屏蔽或歧视他们不喜欢的内容。扎克伯格回答说,他很乐意跟进此事,并做出详细说明。

  共和党议员巴特菲尔德(G. K. Butterfield)问,Facebook 和科技行业将如何在所有层面上增加非洲裔美国人的参与程度,以及他是否会召集 CEO 们召开会议,以“迅速制定一项策略,来增加科技行业的种族多样性。扎克伯格回答说这是个好主意,他们应该继续跟进。巴特菲尔德还问道,Facebook 是否计划在可预见的未来将非裔美国人纳入领导团队,他们是否会继续与国会 Black Caucus 合作,以增加公司内部的多样性。他还希望该公司按照种族对对员工的留任情况进行统计。扎克伯格说,他们将尝试在多样性更新中包含更多重要的信息,他将在听证会后与团队讨论这个问题。

  共和党众议员伦纳德·兰斯(Leonard Lance)要求 Facebook 审查 BROWSER 立法,并要求他支持这项立法。扎克伯格说,他会回顾这个问题,并给与他回复。

  共和党众议员约翰·萨班斯(John Sarbanes)问,Facebook 是否已经通知了特朗普和希拉里的竞选团队,俄罗斯人试图扰乱他们的竞选,并要求以书面形式回应这一问题。

  众议员杰里·麦克纳尼(Jerry McNerney)问,是否有 Facebook 收集的关于他的其他信息,或者 Facebook 是否从第三方那里获得这些信息,而这些信息不包括在下载内容中。扎克伯格回答说,他所有的信息都将包括在“下载你的信息”中。麦克纳尼说他随后会跟进这个问题。

  众议员彼得·韦尔奇(Peter Welch)询问 Facebook 是否会与国会委员会合作制定隐私条例,优先考虑美国消费者的隐私权,正如欧盟所做的那样。扎克伯格回答说,他将确保该公司与他们合作来充实这一过程。

  众议员亚当·金辛格(Adam Kinzinger)询问 Facebook 是否允许俄罗斯情报机构访问不在俄罗斯的全球数据。扎克伯格回答说,他对 Facebook 给俄罗斯的任何数据都一无所知。他补充说,他们将与不同国家的执法部门合作,当他强调不知道 Facebook 给了他们什么信息。

  新墨西哥州民主党众议员本·雷伊·卢扬(Ben Ray Lujan)询问了 Facebook 最近的一项搜索功能,它允许恶意用户在 Facebook 的 20 亿用户中收集数据。他强调说,2013 年,Giftnix 首席执行官布兰登·科普利(Brandon Copley)演示了这一功能,它可以很容易地大规模收集信息。扎克伯格回答说,他对这种情况并不是特别熟悉,这项功能是在几个星期前发布的,是一项搜索功能,允许查阅人们在个人资料上公开分享的信息。卢扬还问到 Facebook 平均每个用户有多少个数据点。扎克伯格说,他会让他的团队在听证会后提供数据。卢扬询问 Facebook 是否向委员会或其他人披露了关于俄罗斯干预该平台的所有信息。扎克伯格说,他正在与有关部门就此合作。

  众议员摩根·格里菲斯(Morgan Griffith)询问了 Facebook 的农村宽带计划。扎克伯格说他会跟进此事。

  共和党议员格斯·比瑞卡斯(Gus Bilirakis)问道,Facebook 将在什么时候建立识别诸如阿片类广告等有害内容的工具。扎克伯格说,构建这个解决方案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同时,如果被标记的话,内容审查者将会把这些内容删除。比瑞卡斯希望 Facebook 给出具体时间表,但是这位国会议员的提问时间已经用完了。

  众议员伊薇特·克拉克(Yvette Clarke) 问道,她是否能得到 Facebook 如何审查广告和大页面的时间表信息。扎克伯格回答说,他们将随后提供计划细节。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比尔·约翰逊(Bill Johnson)问,在媒体开始介入之前,Facebook 的内容审查者发现了什么,他们删除了方济各会大学的广告,并没有恢复它。扎克伯格回答说,他并不特别清楚此事,听证会后会给出答复。

  众议员大卫·罗布萨克(David Loebsack)问,这一次的承诺何时会被证明已经完成,以及这将如何进行。扎克伯格回答说,调查结束后,如果他们发现有人误用了他们的数据,他们会告诉人们。

  密苏里州共和党众议员比利·隆(Billy Long)问为什么 Diamond 和 Silk 的内容被标记为不安全。扎克伯格回答说,没有什么是不安全的,但他不确定具体情况。

  共和党众议员比尔·弗洛尔斯(Bill Flores)问,扎克伯格是否认为 Facebook 和其他技术平台应该在意识形态上是中立的。扎克伯格回答说,他们应该成为所有想法的平台。弗洛尔斯询问将会使用什么数据,如何处理,如何存储,以及哪些算法将被应用到,谁将获得它,数据是否会被出售,以及被出售给谁。但他没时间了。

  众议员斯科特·彼得斯(Scott Peters)询问了有关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以及扎克伯格认为欧洲人做的是否正确。扎克伯格回答说,总的来说,GDPR 对互联网来说将是非常积极的推动,它将很多东西都整合在了一起,Facebook 此前已经做了很多事情,比如他们多年来在世界各地提供的隐私控制。至于不恰当之处,扎克伯格说他会继续跟进。

  共和党众议员理查德·哈德森(Richard Hudson)问,Facebook 是否意识到了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这些担忧来自于允许那些伤害美国的人获取信息,比如美国军队的地理位置。扎克伯格回答说,他并没有特别意识到这一威胁,但总的来说,他们关注的是一些“国家安全和选举诚信之类的问题”。他补充说,随着情报部门投入更多,Facebook 可以更有效地完成这项工作。

  民主党众议员黛比·丁格尔(D-Michigan)问,非 Facebook 网页上有多少 Facebook“点赞”和“共享”按钮。扎克伯格说他在听证会后提供信息。丁格尔还问道“有多少 Facebook 的像素代码出现在非 Facebook 网页上。”扎克伯格回答说他会跟进。

  共和党众议员卡特(Buddy Carter)问扎克伯格是否会在下周的亚特兰大处方药滥用和海洛因峰会上与联邦药物管理局局长会面,并与其他互联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共同讨论这个问题。扎克伯格回答说,他会确保有人代表他出席。(编译/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