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张其亮:能改进绝不创新,能创新绝不转型 | 企投会

张其亮:能改进绝不创新,能创新绝不转型 | 企投会

2018-06-10 16:06     科技    

6月7号到9号,企投会三期会员首课暨开学典礼在北京展开,为企投家解读新时代。我们请来了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客座讲师张其亮老师授课,张老师通过左边世界和右边世界的模型,带企投会会员看懂新时代下的互联网和传统行业,以及传统企业的机遇。

 

张老师的见解精辟入里,课程一度被会员的积极提问拖堂近一个小时,我们第一时间整理了其中的干货分享给你,最后张老师还留了一个小作业,期待你的留言,精彩的留言还会得到张老师的回复哦。【>>>点击此处,加入企投会】

口述/张其亮(企投会导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客座讲师)

 

我把这个世界分为左边世界和右边世界,左边世界叫做交换的世界,右边世界是交互的世界。

 

交换产生商品,交换产生货币,人们投资工厂生产产品,再把产品给你,这就是交换,交换是人类一个很伟大的发明。

 

在交换的世界中,人们注重效率,强调分工合作,是生产导向型,关键点是生产要素集中、产业链和注重客户。

比如我们为什么要做一个车间,因为车间所需要的厂房、设备、人员和各种设施都是集中的。

 

在信息时代,我们发现经济行为被改变了,所有的行为都基于交互,交互成了第一位。我们为了交换,把东西卖出去,需要打电话给客户,但这个“交互”是为了交换而做的交互,打电话只是为了卖东西。

 

在交互的世界里,你只要用我的软件打车,我不但不收你的钱,还送你十块钱,交换是为了交互。这完全是两个世界,在交互的世界中是追求效用,好用、爽就行了。

 

在交换的世界我们都问价格高不高,利润行不行,成本是否可控,在交互的世界人们会问体验好不好,体验好的再花钱做得更好,投钱就是为了体验好,为了让你用的爽。

在右边的世界中,他们注重效用,强调分享协作,是消费导向型,关键点是去中心化分布、社交圈和注重用户。大家体会一下这两边,文化相反,但都是相对的。

分工合作和分享协作

 

举个例子跟大家讲讲这两个世界的区别,比如说什么叫做分工合作?什么叫做分享协作?

 

分工合作就是各做各的,我们一起做一个矿泉水瓶,我负责做瓶身,你负责做瓶盖,你不关心这一千个瓶身做得好不好,只要瓶盖做好就有钱了。

 

什么叫分享协作呢?举个例子,2013年9月份,小米宣布要在12月9日发布一款智能手表,预计一期可以卖出600万只。

如果我们是一个传统的左边的企业,我们应该把小米手表的所有信息都保密,防止商业间谍来偷取,12月9日一扔出来就占领市场,拔得头筹。

 

但小米不是这么做的,它宣布这件事情的当天,就把这个产品所有的信息都公开了,包括屏幕的尺寸,操作系统的版本,还有所有的接口。

结果是在9月到12月的三个月里面,全国超过一千家软件公司,几千个人彻夜不眠的帮小米写软件。

 

如果它不开放这些信息,12月9日一发布,这个产品就只有两个功能,手表功能和秒表功能,但是因为它开放了这个信息,一千多家软件企业帮它写软件,这个产品一发布,四千多个软件已经在里面了,可以做各种游戏、互动。

 

小米没有跟他们签合同,只是要它的网站上打勾,我同意、我愿意,一点回车它就给你所有的资料。

 

这个故事讲完了,我下面要讲事故了。到了12月9日,软件写好了,供应商都等着产品发布。但后来小米说这个产品不做了,不玩了,那这一千个供应商怎么办?有没有人跑到小米公司的楼下打一个横幅抗议什么的?没有,因为没有合同。

 

什么叫做分享协作?就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当我们在欢呼华为公司居然向国外公司收取每年三个亿美金知识产权费的时候,有一个特斯拉公司竟然把它所有的电动车专利都开放了,这是分工合作和分享协作的区别。

 

边际效应递减和边际效用递增

 

左边的世界跟右边的世界完全不同,在经济上、行为上都是相反的。在左边世界,有一个叫做边际效益递减的边际效应,我讲一个简单的故事解释下这个概念。

我在某个地方开了一个包子店,一年可以挣100万,开第二个挣60万,再开一个挣20万,最后开一个赔20万,这叫做边际效益递减的边际效应。

 

所以左边的世界是递减的,而右边世界是递增的,叫做边际效用递增的网络效应,它关注的不是效益,而是效应,随着规模变大越来越有用。

 

举个例子,我有全世界唯一的一台传真机,请问各位有用吗?全世界只有一台,大家看灯亮不亮就结束了。假设有一百万台传真机,这个时候一个人加入网络的边际行为,就加大了这个网络本身的用处。

 

在右边世界,所有互联网企业都奔着一件事情——变得更大,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体系里面都是并购再并购。

 

罗纳德·科斯一句话解释了左边世界的运行规律,他说:“假如交易成本为零,产权初始配置不重要。”

 

给大家一个题目,如果全中国所有的产权都给了你,你有一个任务,要把每一块土地都给到最能发挥这个土地效益的那个人手里面去,挣多少钱我不关心,你怎么办?答案是市场化,价高者得。

 

有一个人出价最高,但是他在黑龙江过不来,这叫交易成本。假设说交易成本为零,大家都在这个屋子里面,获得产权只要写个字就行了,不用盖章,不用审批,什么流程都没有,我们就认为这个市场要素最终会去到最能够发挥这个要素作用的人手里面去,所以初始产权的配置不重要。

 

如果理解了这句话,大家就理解为什么有房屋中介、信用中介和银行的商业形态,它们虽然本身不创造财富,好像没有劳动,但它们实际上降低了交易成本。

 

在左边世界,科斯因为这句话拿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在右边世界,我也有一套自己的原理:假如信息成本为零,产权不重要。

十年前我讲这句话的时候,我很难举出一个产权不重要的例子,直到出现了摩拜单车。

请问一下我们为什么需要拥有一辆自行车的产权?因为我们要骑自行车。但我们拥有一辆自行车很痛苦,两千多块钱买一辆自行车,买了不太敢骑,因为骑出去容易丢,回来还要扛上26楼,不用扛26楼还要进电梯,我可能还不好意思推着一辆自行车进电梯。

 

有了摩拜单车后我们发现,如果可以很方便的找到一辆可以用的自行车,根本不在乎这个自行车产权,所以产权不重要了。

 

今天传统企业孜孜以求的资产增加再增加,却忽视了在右边世界,产权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把获取信息的成本降到极低,这就回到效用的问题——好用就对了。

从交换的世界到交互的世界,这里面有太多的信息,简单理解起来就是:交换,要钱;交互,暂时不要钱,未来也还是要钱,只是钱并不一定从消费者身上出,可能是从投资者身上出,或者从其他的地方出。

创新还是转型?这是个问题

 

目前为止,左右世界两边的人都在互相看,左边的人看右边的人:一群疯子赔钱,不挣钱怎么活?右边的人看左边的人:一群傻子,这么多资源都在你手里面,你还不好好得做做。

 

互联网一定会把所有或者已经把所有行业彻底颠覆了,但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资源仍然把控在传统行业手里,我们可能还是有机会的。

这个机会源自于什么?就是那些传统行业里最懂互联网的人,我们要通过企投会一系列的课程,造就出几个有思想的人。

 

传统企业的人手里资源很多,很可惜不会用。互联网的人啥都没有,他们弄完这一波准备死了,结果死之前还把你们干死了,就不用死了,他只要不死就有人给他投钱。

 

左边跟右边完全不同,双方互相都是颠覆,左边的人不太理解右边,但是左边往往掌握着最多的资源,也许哪天会跨过去。

 

怎么跨过去?企业要转型、要创新。

 

转型还是创新是一个问题,请问一下什么叫做转型?什么叫做创新?我把自己的例子讲讲,我讲讲我定义的转型和创新。

 

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这个行业所依赖的基础性资源,而且那个资源非常单一,可能就1-2个。什么叫创新?就是利用基础性资源的方式发生改变;什么叫做转型?就是你所依赖的基础性资源消失或者你主动放弃。

农业的基础性资源是什么?土地。一个农民说,他种土豆不挣钱,准备种玉米,这个改变叫创新吗?实际上这叫做改进,因为创新还伴随着商业模式的改变。

 

如果这个农民种玉米也不挣钱,换成种中药,这才叫创新,因为中药跟农产品是不同的,它们的商业模式、客户群和买卖的方法都完全不同。

 

如果种中药也不挣钱,这个农民去做了房地产,这叫创新还是叫转型?他放弃了土地吗?

我们对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资产评估,不关心它过去卖了多少房子,只关心它还有多少土地在手里面,我们看到土地依然是农民的,所以这是创新,仍然不是转型。

 

一个四川农民去深圳打工变成农民工,他主动放弃了他所依赖的土地这个基础性资源,这叫转型,所以转型不一定那么大。

 

在你下决心转型之前,先想想你所依赖的基础性资源是不是真的适合把它放弃。我告诉各位一个简单的道理,能改进绝不创新,创新的风险太大了;能创新绝不转型,转型就是找死。

上来就转型,整个体系是不适应的,所以我们在内部推动转型的时候,阻力无限大。

我非常鼓励有思想、有境界、有能力和有资源的企业家做一件事,就是改进。持续改进会让你的企业习惯于改变,改进改进着不爽快了,就有能力创新了,等创新不爽快了,就有能力做转型了。

 

无边界组织

 

一个体系的经济水平由三个东西决定:资源、制度和技术。

 

1. 资源决定了底线。

举个例子,有一个地区叫做新疆,我们一有空就加个班什么的,他们一有空就载歌载舞。新疆的葡萄干很好,他们怎么做的呢?新疆人说就是葡萄没有收,等干了再收,要是换了我们,那不得48道工序做这个葡萄干。

人家资源好,就可以歇着,48道工序都不用,最好的葡萄干就是抖抖灰。

  

2. 技术就是从底线抵达天花板的速度。

你从底线走到顶线的速度是由技术决定的,走得到、走不到都不是技术决定的,假以时日一定会走到。

 

为什么中华民族发明了火药,却被别人用我们发明的火药给揍了好几顿。因为我们发明了火药也就是放个鞭炮啥的,但人家拿火药就做成了武器,我们挨了揍以后也学会了,看今天我们的歼20也很牛了。所以不着急,技术只是一个速度而已,假以时日总会达到。

3. 制度决定了顶线。

制度就是天花板,科斯的第二篇文章叫做《企业的性质》,他讲的是说企业内部交易成本等于企业外部交易成本时,企业便停止扩张。

 

就是企业内部的一些流程、交易成本过高的话,企业就不会再扩张了。所以不要以为有一个好产品企业就会扩张,这是不对的,企业有一个好产品只是挣钱,真正影响企业扩张的是内部交易成本。

 

一定要把企业的内部交易成本做到极低,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企业家都不谈技术,都谈你在干什么,你怎么干这件事情,你的制度怎么样运行。几件事情一改变,IT加上去,效率一提高,企业马上就扩张了。

 

IT根本不会让你的成本降低,也不会让你收入增加,只是会让你规模扩大,因为IT有效的降低了企业的内部交易成本。

如果问腾讯和阿里内部的人,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更愿意跟腾讯或者阿里外面的人合作,这些人已经把企业内部的交易成本降低到不区分内外,这就是企业边际的消失。

 

假如说交易成本近乎为零,不是你企业边际扩张无限大,而是你的企业边际消失了。给滴滴服务的人根本不是滴滴的员工,大家想想滴滴的企业边际在哪里?它会说这是我的员工么?根本没有这个界限了。

 

传统企业是计划性组织。企业内部靠计划、流程完成资源的组织,具有明显的企业边际,而互联网企业最终会成为社会化企业。

不是它们故意要这样做,但是它表现为一个社会性企业。如果是互联网医疗企业,全国就剩下你一家,你不想做社会化企业也不行,就靠你了。

 

所以,互联网企业跟传统企业最根本的变化,是企业边界消失了。

以腾讯为例,它是以企投的方式,扶持外部企业来做某个业务,解决组织沟通成本高的问题,实现了无边界扩张。腾讯内部的组织成本,甚至可能大于企业与外部进行的交易成本。

决定腾讯边界的,是它自己的组织成本,当越来越多的业务出现,在体外做比体内做更容易推动时,我们就发现了腾讯的特性了。

腾讯的投资增值,不是由组织成本来决定的,它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联合。如今,不只是阿里巴巴、腾讯和小米,美团、今日头条等新型互联网企业也已经成长为无边界的企投型组织。

它们一边做大自己的企业价值,一边通过投资并购,构建自己的投资版图,协作网络。它们的企业边界会无限延伸,直到它们再也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为止。


美团从一个团购网站开始,后来有了餐饮外卖、本地生活、酒店旅游,甚至今天的打车项目;亚马逊从一个“卖书的网站”开始,变成了“万有企业”,还开发出了云服务、生鲜冷链、电影电视剧制作,甚至游戏直播等等业务;迪士尼从米老鼠和白雪公主开始,有了迪士尼乐园、有了ESPN和ABC电视台、有了皮克斯和《星球大战》,还开发了自己的流媒体业务……

这些企业一路走来,它们的边界在哪里?它们又是通过什么方式打破边界?

越来越多的成功公司的共识是:“产投结合”,以主业为依托,以投资不断把握外部机遇点,打破边界,跨界融合,从而使得公司能够在巨大的时代变革鸿沟中,实现快速价值成长。

* 本文根据张其亮导师在企投会三期会员的课程《金融科技与生态圈金融》整理而成,内容仅为全部课程的 1/5,成为企投会会员,查看全部课程内容。

7月4日至6日,企投会二期会员第五模块即将在辽宁大连展开,本次三天两夜课程,企投会将特别开放10个体验名额,欢迎你的到来。

企投会二期会员第五模块

时间地点

2018年7月4日—7月6日

辽宁大连

体验价

19800 元

(该价格仅为三天两夜课程

不包含企投会会员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