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 蓝翔退学学生被群殴:是不是卧底

蓝翔退学学生被群殴:是不是卧底

2014-10-19 06:32     校园    

30年,两个家族,一个商业帝国。蓝翔的故事,像一个隐喻——粗犷环境中拼打走出,却难以褪去周身阴影,盛名之下,隐忧重重,尽管网络已经将其等同于美好“逆袭”的符号,但那或许仅是想象。

一对夫妻合伙人的散场,撕扯开过往,显露内里。围观之外,我们更应看到一种商业路径或模式,它从荒野而来,带着“病毒”,嵌入市场,迟迟未被剔除,反有做大之势……这不是一场谁的感情阵痛,是中国市场的折射。

蓝翔,一个符号背后,是“中国制造”用工需求变化,高教与职教失衡,转型期收入分化等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情绪化表现,所需的“心理治疗”或“手术”,仍未见踪影。

一线调查

草莽蓝翔

女生发短信表达对学校不满,被骗到办公室围殴;数百师生持刀围堵执法人员;退学者被群殴后带到黄河北岸威胁,并派人跟踪到家……

离职教师们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讲述这些令人骇闻的事件时,有人坦称自己便参与了多次,“暴力和金钱,是251管理最核心的两招”。

251,是蓝翔校长荣兰祥自封的代号,意指他自己像250一样勇猛,但又比250多一个心眼。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他,于今年9月因“蓝翔百人跨省打架”事件而备受关注,其妻孔素英曝光他有20年家暴历史,并拥有3个身份证、生育6个儿女。

据介绍,除此之外,异常“节俭”的荣兰祥以提成、罚款管理着自己从河南商丘虞城县带来的团队——这支由亲友、老乡组成的团队,虽然均为农民,却助他实现了早期“霸业”。现在,他们中不少人已经离开蓝翔,并在“孔荣之争”中开始向媒体讲述过往。

蓝翔成长的密码,至今仍留存其体内。这家不断被神话,并被名人推荐的民办技术培训学校,被指管理中仍有暴力威胁,高素质人才占比仍很低,依旧在通过控制学生在校内消费、不断劝说学新专业来增加收入。

掌舵人荣兰祥,这个缔造“传奇”的农民英雄,目前也正面临着家暴、多证、超生等指责。

招生“技巧”

整整三十年前,即1984年10月,被认为是蓝翔创立的起始点。这一年,中国大陆改革的中心,开始向城市转移。当年五月,中央文件给予国有企业更多自主权,而农村承包责任制,让农业连续四年增产大丰收——过剩的农村劳动力,带动了乡镇企业数量大增,同时也掀起了农村劳动力流向城市的序幕。

从河南禹城县向东北200多公里外的济南,荣兰祥、孔素英夫妇以一技之长进城。荣兰祥此前已在北京、石家庄等地学到油漆、制作沙发两项技术,而孔素英未结婚时即以擅长裁缝而闻名乡间。当时填饱了肚子的中国人,正试着改善衣着、居住,这三项技术可谓恰逢其时。

但他们没有成为生产者,却开始以传授他人技术为生。1984年10月,在济南市五十七中,租来的几间教室成了“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以下简称“天桥技校”)教学地,专业只有3个:油漆与沙发制作技术,裁缝,以及美容美发。

据荣兰祥此前对媒体的回忆,进入1985年后,天桥技校的学生开始迅速增长,学校又增开了摩托车维修专业,但也是此时,整个济南市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民办培训学校近千家,最初的市场竞争出现了。

不过,依靠当时已有几百名学生的规模,天桥技校非但未遇冲击,反而进一步做大。到1989年与其合作并更名蓝翔前,荣兰祥与孔素英已在济南培训教育圈颇具盛名。

那次合作,成为蓝翔被神话的开始。“你到火车站拉人,你说你是部队办学,他来不来?肯定来啊!”据早期教师回忆,这个“名头”其实不过是当时部队搞三产而来,并不神秘。

更为激烈的竞争出现在上世纪80年代末,在前期以规模、“背景”淘汰、兼并小的培训学校后,此时剩下的“大佬们”开始争夺市场,由于设置专业相似,教学水准又难以进行比较,于是争抢生源成为一场宣传和“动手能力”的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