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孩被表姐夫妇骗走卖淫4年-牛人趣事
首页-> 校园-> 13岁女孩被表姐夫妇骗走卖淫4年

13岁女孩被表姐夫妇骗走卖淫4年

2014-11-12 05:34     校园    

13岁女孩被表姐夫妇骗走卖淫4年 两罪犯获重刑

13岁女孩被表姐夫妇骗走卖淫4年 两罪犯获重刑

魏勇强律师说,这次他们援助小瞿,是因为小瞿的一句,季对小瞿说到学校给我再弄一个小学生来就放你走。她那么小的年纪就受到了如此非人的遭遇,我也是父亲,将心比心如果保护不了幼儿女将遗憾终生。而且还有很多人误会她是自愿的,如果连幼女也被侵害,我们怎么还说去保护下一代?魏律师认为现代刑事法主流观点应将奸淫幼女罪从刑法中删除。


丽水市景宁民政部门同意给小瞿家庭办理最低保障


台州中院的一审判决来了 小瞿已经18岁疗伤还遥遥无期


丽水17岁少女自曝被逼卖淫四年后续


本报讯 昨天,17岁丽水女孩小瞿被表姐表姐夫逼迫卖淫案,一审有了判决结果。


5年多前,小瞿13岁,还在上小学三年级,被表姐陈某和表姐夫季某骗走,卖淫长达4年。去年4月15日,小瞿在小姑父的帮助下,实名注册微博,写下了自己四年里非人的遭遇。


今年7月2日开庭,距此案立案调查已经过了近1年半,其间,调查一波三折,由温岭市检察院移交到台州市检察院,台州市检察院受理后,退回补充侦查两次,延长审查期限三次。而表姐陈某和表姐夫季某涉嫌的罪名也是几经波折。


此案前后开庭3次,最后一次开庭是针对小瞿等女孩被迫卖淫次数的认定。从去年4月开始,快报一直关注小瞿姑娘的命运,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的魏勇强、廖志松律师给小瞿提供了法律援助,在庭审中,他们作为小瞿的诉讼代理人出庭。


经过审理,台州中院判决,季某因组织卖淫罪,被判死刑,缓刑二年执行,陈某也获此罪被判无期。另一被告人项某在庭审期间,因病去世。


法院认定:小瞿是被胁迫卖淫


开庭时,表姐夫季某和表姐陈某矢口否认强迫小瞿卖淫,表姐夫季某说,他是去给女孩望风的、做饭洗衣服的,他对小瞿像亲生女儿一样,表姐陈某也说没有强迫小瞿卖淫。因为小瞿想赚钱,不想被人看不起,自愿去做的。


最后,法院判决认为,2009年3月,季某、陈某将小瞿带至台州市路桥区峰江街道后,明知小瞿是未满14周岁幼女仍胁迫小瞿卖淫。


后他们带着小瞿在台州市路桥区、龙泉,温岭市等地卖淫,收入全部归季某和陈某所有,至2011年3月,小瞿被迫卖淫达1400多次。


2011年4月至5月,季某和陈某还组织其他三个女孩和小瞿到温岭卖淫,2012年3月至7月,季某和项某又带着小瞿和其他三个女孩到温岭卖淫。


法院认定:小瞿当时被限制自由


小瞿在举报微博中说,“他们平时不让我和别人说话,否则就打我,也不给我手机,不能和外界打电话。即使去小超市,也是表姐夫开车送去,车子就在超市外面监视我”, “听到外面响起鞭炮声,才知道是过年,但还在接客……”


表姐夫季某则辩称,他们是给小瞿打工的,她的行动是自由的,可以去公园玩,也可以在外面过夜,他没有控制小瞿和其他女孩。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2月,季某和陈某带着小瞿到台州路桥后,就开始强迫小瞿。


季某购置对讲机用来管理小瞿她们,在按摩店旁边租下5楼的房子作为盯梢用,数着她们接客数量,算着她们接客时间,防警方检查,要求她们下班后将卖淫所得上交。


季某他们规定每次收费60元-100元,一次不超过20分钟,超过要加50元-100元。


他们要求女孩不得私吞卖淫所得,不能逃跑,接客时要戴避孕套或吃避孕药,一个女孩每天要接客十多个,每月接客20天左右。


法院认定:小瞿没拿到钱


开庭时,季某一直辩称他是给小瞿保管钱的,这几年下来有十多万元,在银行卡中存了4万多元。以后要统一给小瞿的。他们只是暂时保管下。


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3月,季某办了张银行卡,给小瞿存了3000元左右,到2013年2月,共存了74000元,但密码和卡号都没告诉小瞿,而且后来他把卡上的钱都取走了。


小瞿和其他女孩,每人工作一天要接客十多个,按每个人一次收60-100元,一个月做22天,一年上班10个月,2009年到2011年8月底,陈某每隔几天她就跑去银行存几千元。


卖淫5600多次是怎么统计出来的?


判决书称,季某组织他人卖淫总计5600多次。陈某组织他人卖淫总计1200多次。


这个次数是怎么计算的?


法院审理时,是结合季某和陈某等人银行账户的收入情况,及季某等人的供述和小瞿的陈述,按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进行计算的,法院可以认定,在2009年3月到2011年3月期间,小瞿被迫卖淫次数在1400多次。2011年4月到案发,季某组织他人卖淫次数5600多次,陈某组织他人卖淫1200多次。


为什么是组织卖淫罪?


此次法院判决认为,季某、陈某结伙组织多人卖淫,其间强迫未满14周岁的幼女卖淫,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卖淫罪,情节特别严重,季某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


此前,检方指控被告人季某、陈某涉嫌强迫幼女卖淫罪和组织他人卖淫罪,其情节特别严重。作为小瞿的诉讼代理人、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的魏勇强和廖志松律师也主张的是强迫卖淫罪。


在法院判决中,认定了季某他们有强迫


小瞿等幼女卖淫行为。


但关于检方指控被害人小瞿被长毛等人强奸的问题,法院认为,因为长毛等人没到案,被告人季某也予以否认,故上述事实无法认定。


魏勇强律师在庭审时,提出季某曾强奸小瞿多次,法院认为,因无其他证据印证,不能认定。


从去年到现在,本报一直关注小瞿的遭遇,一方面为她的遭遇积极呼吁社会各界来介入帮助,一方面也为她的内心创伤寻找好的治疗方式。


小瞿现在住在二姑妈家,但二姑妈身体也不好,而小瞿因为这四年多来一直遭受摧残,被解救出来后,说自己睡不好,经常做恶梦,“梦里都是那些场景”。


小瞿的姑妈告诉我,她希望给小瞿改个名字,“新名字,新人生,让她开始新的生活。”


事实上,眼前最紧迫的是,小瞿需要掌握一份生存的技能,因为父亲早逝,母亲又患有精神病,爷爷奶奶也去世了,小瞿一直是由姑姑轮流照顾,读书也读得断断续续,13岁读小学三年级时又被骗走,过了4年多暗无天日的日子。


小瞿能不能顺利走到社会中来,能不能适应社会?


都是个未知数。


小瞿目前的身份也比较尴尬。出事时,是未成年,现在她已经18岁了。


丽水市景宁民政部门同意给小瞿家庭办理最低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