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接生婆每天都烧香,人们大惑不解,断定她不是凡人

接生婆每天都烧香,人们大惑不解,断定她不是凡人

2018-01-11 09:59     女人    

故事:接生婆每天都烧香,人们觉得奇怪,断定她不是凡人

冯梦兰是监县白水镇有名的稳婆,手艺甚好,接生产妇不下八千,除五个死胎外,全都活生生的。

这日,黄陂村一户人家,胎位不正,冯梦兰赶过去时,妇人已奄奄一息,折腾大半夜,冯梦兰累得全身是汗,接生下一个脸色发紫的婴儿,她又交待诸多事宜,惦记着家里的孩子们,就命马夫赶车回家。

行至镇头三岔路口,闻得一阵婴儿啼哭,冯梦兰停车,沿声寻去,在草丛里找到一个襁褓,里面有个女婴,缺了一眼,冯梦兰长叹口气,把孩子抱上车,继续赶路。

她原是大户人家,出生时满屋兰香,自记事起,便说众人体臭,非要不停嗅檀香不可,闺房中更是十二个时辰点着香火,传为趣谈。后来父亲不慎得罪庙堂之人,被罗织罪名,树倒猢狲散,自此家境财落。而与冯梦兰有婚约的高姓人家,害怕牵连,毁了婚契,一刀两断。冯梦兰带着细软,流落到千里之远的监县,经过白水镇的时候,看到一个遗婴,心生同命相连之情,捡了起来,而后在此落户,一个大姑娘,还未嫁人,就带着孩子,是以多年过去,冯梦兰旧痛加新赘,再无成亲之意。

幼时受父亲熏陶,颇懂接产之术,随身携带的黄白之物,够她一辈子吃喝不愁,却因目睹周遭许多产妇不能安全产子,就为她们义诊,分文不取,神使鬼差,做了稳婆。有时几息功夫,就有可能让母子转危为安,冯梦兰又购得马车,以备急需。

却不想,为此名声大噪,许多人慕名指定要她接生,冯梦兰不管富贵贫贱,一视同仁。

时有遗婴之风,有些人家,一连数胎,都是女童,求男不得,便弃之路旁,也有些天生残疾,父母怕受连累,也会抛于荒野。冯梦兰多次捡到遗婴,不知他们父母是谁,就带回家抚养,家里孩子愈来愈甚多,冯梦兰又雇多名家仆,照顾子女起居。

幸而,她早年购置许多田地,有长工佃农帮着收种,这些孩子倒也吃穿不愁。

有人听说冯梦兰喜收遗婴,特意从外地赶来,把孩子交给她,冯梦兰起初觉得他们是好心,后来才察觉他们竟是孩子的亲生父母,不禁大怒,再不接待这类闲人。但有些聪明汉子,会打听到冯梦兰的出行路线,把孩子放置必经之路,冯梦兰看到后,无法置之不理,便会将遗婴带回家。

时人表面夸赞冯梦兰,说她有菩萨心肠,心里都讥笑她吃饱撑的。

一晃三十年,家里添了七十多个孩子。

有些孩子天生有病,带回家没多久,就会夭折,近两年,夭者愈来愈多,冯梦兰于心不忍,特意划出一片坟地,埋葬他们。

却不知人心多诡。弃童遗在路旁,人来人往,两天都没有人管,一旦有人把他们抱回家,死家里了,这人就会饱受指责,男女老少都可以道貌岸然的用唾沫星子淹死这人。冯梦兰名声渐污,众人骂她舍不得钱给孩子看病,却一天到晚在房里烧香。

又有心之人,见她收养众童,多是缺胳膊少腿,便极尽污蔑之事,说孩子们受了冯梦兰虐待,这些原本完完整整的孩子,进了冯梦兰的家门,就被挖眼割鼻,讹言愈传愈疯。众人最喜这等小道消息,极愿看到似冯梦兰这等人为富不仁的一面,又压根不去多想,视她为妖魔鬼怪,平日接生掩饰恶行。

因冯梦兰身世不详,家产却不薄,又喜收养遗婴,县民就发挥了天大的臆想,说冯梦兰擅施妖术,挖他们的目珠,炼制成一种药水,滴在土块石头上,它们就会变成金条,割了他们的肉,榨出肥膏,涂在腐烂的木头上,就能变成银砖。那些受不了罪的孩子,便会死去。屋里燃的香,其实是供奉邪魔。

县民看冯梦兰的目光慢慢变了,充满了狐疑,妒忌,愤怒,怯惧……唯独缺了感激。

不敢再找冯梦兰接生,是以整整一个月,只在今日,冯梦兰赶了六十余里路,为黄陂村一户人家接生。还是因为这家极穷,若媳妇难产死了,凑不足钱再续一个,这才硬着头皮找上冯梦兰。

冯梦兰临走,还留下了一些散碎银子,让羸弱的产妇补补身子。

想到这里,冯梦兰又瞧瞧怀里这个缺了一目的女婴,三十年前,也是在这个路口捡到了个孩子,就此落户白水镇,仿佛轮回一般。

下车回宅,刚燃了几柱檀香,听得外面喧哗不已,门房来报,说外面来了许多人,还有衙差,举着火把,一边嚷嚷着妖孽出来,一边拍打院门。

冯梦兰紧皱眉头,迈步来到门口,命他开门。门房老头犹豫一番,还想再说什么,冯梦兰摆摆手,说道:“开吧,开吧,身正不畏影子斜。”

院门大开,火光冲天,众人举着火明子,有千人之多。他们见冯梦兰出来了,停止吵闹,眼巴巴地盯着衙差们。

为首的衙差冲冯梦兰说道:“女掌柜的,近来不断有县民上报,说你行为不端,专捡遗童,剜其心,剥其肝,做成引子,为自己谋财,是也不是?”

冯梦兰气得哆嗦,大声骂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污我名声,遗童天生残疾,本就可怜,又遗弃路旁,他们不闻不问,老娘我抱养回家,你们依旧袖手旁观,不幸夭亡了,他们却要拿老娘做文章,睁眼瞧瞧这七十二个孩子,哪一个不是我辛辛苦苦养起来了的,剜心?我看有些人的良心才是被剜了!”

一番话,臊得衙差满脸通红,人群哑然片刻,忽有一人说道:“这七十多个孩子,都是缺胳缺腿的,冯梦兰,你养他们,其实就是养狗养猪,时不时切一片肉,为你生财罢了!”

冯梦兰瞅瞅人群,说话这人躲在暗处,看不清其嘴脸,刚要反驳,众人又开始骚动,高呼“妖人。”

衙差头目做了个请的动作,要冯梦兰跟他们去一趟县署。

火光映着众人的脸,冯梦兰突然觉得他们个个面目狰狞,心生异样,对这头目说道:“我就随你去一趟县里,不过,要先对家人交待一下。”

头目摇头道:“邑令老爷说了,为免你毁去人证物证,要我等即刻押你回署,若您是冤枉的,清清白白,自然不怕我们兄弟几个搜查宅屋,您说呢?”命几人带走冯梦兰,剩下几人闯入宅中,搜箱倒柜,恨不得把地皮都翻一遍。

二十日后,冯梦兰万万想不到,自己会被县署倒吊起来,点天灯。

也只有罪大恶极之人,能享此刑。

邑令老爷的判词说冯梦兰生采活割之事,证据确凿,本应枭首示众,今顺县民之意,行坊间祛邪之法,积薪生火,点天灯以儆效尤。

县民极喜瞧热闹,每人捡了根劈柴,丢到看台上,刽子手把冯梦兰双脚束住,倒吊起来。

冯梦兰虽被倒吊,还是认出了台下一些熟人,为他们的婆娘甚至是儿媳闺女接过生,此时,他们却盼着自己被烧成灰烬。

想到宅里收养的孩子们,冯梦兰心里一痛,“我死了之后,谁来照顾他们……”这时,刽子手点了火,少倾,整个看台化为熊熊大火。

冯梦兰潸然泪下。

突然,看台崩塌,火海里一道白光,直冲云霄。再瞧火海里哪里还有冯梦兰的影子。

少倾,看客们反应过来,高呼:“果然是妖孽!”

冯梦兰只觉身子一轻,诸多思绪涌入心田,瞬间明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紫镜仙。

五十天前,紫镜仙与清虚道君在青鸾峰对弈,无端烦躁,再难静心,耳畔尽是婴童哭声。清虚道君捻须微哂,说她尘心悸动,不妨去凡间走一遭,紫镜仙点头同意,清虚道君施神通,蔽仙窍,化凡胎,成为富户千金冯梦兰,世尘五十年,以炼其心。

五十年,炎凉尝尽,冯梦兰阳寿既尽,紫镜仙归位,轻伫云头,盯着如蝼凡人,之前想不通的诸事,瞬即解开心结。

那邑令虽说在冯梦兰家里没有查到什么,但县民个个认为冯梦兰有罪,邑令亦不愿逆意而行,以免授人把柄,加之破获此案,也可增加自身威信,对上于下都有好处。冯梦兰握瑜怀瑾,与县民大不相同,仅此,就是大罪过了。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