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老北京的那些念想儿 之十二 羊霜肠

老北京的那些念想儿 之十二 羊霜肠

2019-04-16 10:32     女人    

惊堂木一响,哩个啷个啷。我来贫一段,请君听真详。

列位,吃了吗您哪?今儿跟您聊聊老北京天桥一带已经消失了的小吃儿——羊霜肠。

羊霜肠也叫洋霜霜、 羊肚汤,多是小贩们在街边支起一个摊位,有小桌椅板凳,食客们可以坐下来细细品尝。卖羊霜肠的小贩们一般也不忘了一声吆喝:“羊肚儿嗳开锅! ”

早年间,在北京天桥,因为人流多,所以卖羊霜肠的可以说是一份挨着一份。而且常常会看到,一溜儿食客们围着羊霜肠的车摊,每人手里端一碗热气腾腾的羊霜肠,吃的有滋有味。

羊霜肠一度成为了天桥一带的名小吃。

羊霜肠的做法很有地方风味:羊肠子剔洗干净后灌满羊血,用沸水熬煮,随着温度的提升,羊血自然就凝结在肠衣内壁,羊肠表面遂呈灰白色,像结了一层冰霜,这就是“羊霜肠”名号的由来。

吃时要趁热:先将羊霜肠从沸腾的锅里捞出,用刀切成寸段放进碗里,再浇上一马勺锅中的热羊汤,来回在碗里涮两次,最后淋以芝麻酱、红辣椒油、酱油、蒜末儿、香菜末等。

您可以想象一下,当灰白的羊霜肠佐以黄的、红的、黑的、白的、绿的一干五色作料,嘿,既养眼又诱发食欲。嘴馋的兹要接到手中,转眼就能吃光了,往往回碗,或者再浇两勺儿羊肠子。

说起羊霜肠,不得不提一个草根人才——魏占才。

在卖羊霜肠的摊位里,魏占才的摊子前每每围坐的人最多。魏占才之所以在天桥一代出名,得说这个人特有眼力价儿而且手脚利落勤快。人家可是真用了心了。

一来,这位爷的各样家伙式儿擦得倍儿亮,看着就透着那么精神和干净。

二来,魏占才在操作上颇有节奏感:剁肠、盛羊汤、依次点浇作料,蜻蜓点水,云生雨落,给人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显见着别提多利索了。

三来,魏占才操弄的羊霜肠有一个最大的亮点,那就是煮后都带有肠血蜂眼儿,这样忒妙了,煮时特容易入味,嚼到嘴里不免齿颊留芳。

其实羊霜肠当时就跟豆汁儿似的,不仅天桥有,各个庙会都会有,甚至大街小巷也常见推车卖羊霜肠的小贩们。随着他们的一声声“羊肚儿开锅”的高呼,锅中飘起一股特有的鲜香味,引诱着四合院里的大人、孩子们跑出来争相购买。

不过有一点,这些胡同串子们做出来的羊霜肠远不如天桥摊位上卖的,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取材往往是到羊肉铺子那里。过去的羊肉铺子(人们称之为“羊肉床子”),也有卖生羊霜肠的。不过他们卖的羊霜肠半不啰啰,没有卖熟羊霜肠的小贩们拾掇得精细,买了去的平常人家也不如他们做的好吃,更远比不上魏占才的羊霜肠了!所以吃羊霜肠,还得去天桥一带找那些常年的小摊儿。

历尽沧桑的羊霜肠,纵然风味横生,但终究乃是过往,现在很难寻得见了。真个是“再回首恍然如梦”矣!